首頁 > 拼多多香港資訊 > 國內拼多多香港 > 正文

多家快遞企業上調派件費,部分快遞員已獲收益

2021-09-23 09:46:15 來源: 人民日報

近年來,廣西柳州螺螄粉及其衍生產品銷售額快速增長,帶動物流行業迅速發展。圖為中通快遞柳州轉運中心內,工作人員正對螺螄粉快件進行分揀。新華社記者 黃孝邦攝

9月9日,在山東榮成埠柳鎮農產品電商交易中心,快遞工作人員將貨物打包。李信君攝(人民視覺)

9月4日,華南理工大學廣州國際校區入學新生在宿舍樓快遞包裹庫房查找快遞。新華社記者 劉大偉攝

9月起,每單派件費上調0.1元——前不久,中通、圓通、韻達、申通、百世和極兔速遞6家快遞企業宣佈調價。多家企業發佈的調價通知同時提到,此次調價將用於提高快遞員收入。簡單來説,就是給快遞員漲工資。

目前,派費調價措施公佈已有半個多月,具體落實情況如何?快遞員是否領到提高後的薪水?未來,快遞業將如何進一步實現良性發展?

快遞員期待收入提高

9月初的一天,快遞員小陳和往常一樣開始了工作。早晨,他來到所屬的快遞網點,將自己負責區域的快遞件裝進電三輪。“每天大概派兩三百個件,晚上7時左右能送完。”説話的間隙,他囫圇吞下早飯,準備騎車前往第一個派件地。

在中國,每天有不少像小陳一樣的快遞員奔波在路上。國家郵政局發佈的數據顯示,今年上半年,全國快遞業務量達493.9億件,同比增長45.8%;全行業日均服務用户6.4億人次;上半年人均快件使用量35件,同比增加11件。把這些快遞送至千家萬户的,是全國數百萬名快遞員。

快遞員的收入,與城鎮職工平均工資相比不算低。但相對於繁重的工作量,不少快遞員對自己的收入有更多期待。《2020年全國快遞員基層從業現狀及從業滿意度調查報告》顯示,雖然有少數快遞員月收入超過1萬元,但超五成快遞員月收入不足5000元。

“掙的是辛苦錢,派一個件賺一塊錢派費。”小陳解釋,所謂派費,是快遞員派送一件快遞所獲得的收益。去年以來,快遞企業為爭奪客源掀起價格戰,快遞單價連連走低,快遞派費也有所下跌。“以前每送一單快遞,能拿到1塊2毛派費。今年派費下調了幾次,現在已經降到每單1塊錢。”小陳説。

對於之前的快遞價格戰,地方郵政部門進行了協調和約談。近日,中通快遞集團董事長賴梅松亮明態度,表示“依靠不必要的低價虧損件或以利潤換取短期市場份額增長的做法,既不明智也不可持續”。8月27日,中通率先上調派費。隨後,“通達系”和極兔速遞陸續通過內網公佈等方式,宣佈9月1日起每單派費上調0.1元。多家企業的調價通知中,提及此次調價將用於提高快遞員羣體收入、改善工作環境。

“近年來,快遞企業普遍面臨招工難,影響快遞基層網點穩定。這次在‘雙11’之前上漲派費,有利於補充一線人員,為‘雙11’做好準備。”中國物流學會特約研究員楊達卿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同時,上調派費直接利好一線快遞員,是快遞企業落實維護快遞員羣體權益政策的表現。“此次調價,響應了交通運輸部等七部門日前印發的《關於做好快遞員羣體合法權益保障工作的意見》,有利於提升快遞員羣體福利。”楊達卿説。

部分快遞員已獲收益

業內專家分析,每單派費上漲0.1元,預計能為不同派件量的快遞員增加500至1000元不等的月收入。目前,調價措施公佈已有一段時間,具體落實情況如何?

採訪中,不少快遞員表示已經獲得收益。小陳告訴記者,在自己工作APP“業務員賬單”的“派費”一欄裏,看到了上漲的派費。“第二天結算後可以直接提現,一週已經多賺了100多元。”

部分受訪快遞員還未收到調薪通知,正在等待中。從事快遞員職業3年多的高勇告訴記者,自己在拼多多香港裏看到要上調派費,但是目前網點還沒有通知。“我們的工資是網點結付的,可能有所滯後吧,希望最終落到實處,也希望公司加強對網點的管理監督。”

採訪中記者發現,快遞員羣體對派費上調普遍表示歡迎,但相比調薪,他們更擔心快遞網點的罰款。

高勇給記者算了筆賬:自己每天派200多件快遞,每單派費0.9元。如果遭遇一個投訴,就會扣掉200元,“相當於一天白乾了。”

“從發展角度看,多數網點是出於提升服務的目的而進行罰款,但一定程度上存在以罰代管的現象。”楊達卿表示,一方面,快遞業的確有服務不規範的情形。另一方面,一些網點缺乏對員工的優化管理,常常用以罰代管的方式解決問題。

對於快遞員的顧慮,部分快遞企業對基層網點作了要求。

圓通快遞在調價通知中強調,提高派費是用於提高快遞員收入,各加盟網點不得隨意截留。申通快遞稱,嚴令網點必須嚴格貫徹落實政策,不打折扣地惠利到快遞員。中通快遞媒體公關負責人程績接受本報記者採訪時表示,上調的派費將直接發到快遞員的工作APP。極兔速遞有關負責人告訴本報記者,派費由快遞員服務的加盟網點結算和發放,同時,總部將成立稽查小組,提供收派員內部投訴渠道,確保政策落地。

規範管理,良性發展

中國快遞員羣體規模不斷擴大,成為新產業新業態新模式就業羣體的重要組成部分,為中國經濟社會發展作出了積極貢獻。與此同時,快遞員羣體職業歸屬感不強、社會保障水平不高、勞動強度與工資收入不匹配等問題也較突出。

“快遞員最關心的是收入問題,保障收入相對穩定、實現多勞多得,是維護快遞員權益最基礎、最關鍵的因素。”國家郵政局市場監管司相關負責人指出,收入如果無法保持在合理水平,快遞員隊伍就很難穩定,快遞網絡的穩定更無從談起,最終將損害企業發展根基,影響行業可持續性。“通過末端派費的適度調整,有利於快遞員堅定行業信心、共享發展成果。”該負責人説。

要真正落實保障快遞員羣體權益,仍需進一步加強監管。

企業要帶頭做好內部監督。上述負責人表示,快遞企業要加強對分公司和加盟網點的管理,尤其嚴格管理派費發放機制,防止出現網點截留、抵扣等問題,避免總部的好政策“下不去”“落不實”。

相關部門也要加強對快遞行業的管理。針對快遞網點罰款多等問題,上述負責人表示,郵政管理部門堅決反對企業“一邊增加派費、一邊增加罰款”。對於不必要、不合理的罰款事由,該減的減,該調的調。“對於快遞員反映比較集中的快遞企業不分情況‘一刀切’式的罰款,我們將督促企業完善考核機制,對惡意投訴進行認真核實甄別,同時拓寬快遞員申訴渠道。”

保障好快遞員羣體權益的同時,快遞行業還應繼續優化內部生態,力爭實現良性發展。

目前,部分快遞企業仍存在總部跟基層網點脱節現象。這其中,利益分配機制是核心。上述負責人提出,快遞公司要建立向基層傾斜的利益分配機制,將利潤向基層讓渡,保障基層的生存空間和發展條件。

楊達卿認為,快遞業進一步升級服務,不能止步於給基層上漲費用,還要加強柔性管理等方面的知識培訓,逐步優化基層生態。“未來不僅要靠營商環境持續優化,把劣幣逐出市場;還要靠重點企業精益管理,拓展生態,保持穩健發展。”楊達卿説。

國家郵政局相關負責人建議,快遞企業要自覺履行法律義務和社會責任,將法律法規政策有關要求落到實處。同時,應轉變競爭方式,發揮有效市場作用,建立良性的市場競爭秩序。“切實轉變、淡出以價格為主要手段的粗放競爭模式。實現差異化服務,保障商家、用户的充分選擇權,從而增強自身的市場競爭力。”該負責人説。

 

掃一掃,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0 0

熱播視頻排行

48小時
本週
本月

關注“無線梅州”

掃描二維碼下載”無線梅州”App

掃描二維碼關注”無線梅州”微信號